老槐树下的小男孩儿【文/宋鹏翔】
 二维码 7451
发表时间:2017-04-30 02:22来源:中国凤舞九天网网址:http://www.fwjt.cn.com

  【一】

  于涵从屋里拿着一个小板凳,来到院子大门口的老槐树下。这棵老槐树有年头了,又粗又壮,枝繁叶茂。听奶奶讲,她还没嫁给老于家那暂,这棵树就一人多高了。现在,这树的旁枝绿叶尽情地向外舒展着,浓浓的树荫就好像奶奶两只大大的手搭成的凉棚,从早到晚呵护着他,让他倍感舒适和凉爽。

  八月的太阳就是火辣,刚刚早上八点多钟,乡村就到处滚荡着灼人的热浪。

  于涵坐在老槐树下,看着不远处的草坪上,一大帮小伙伴在奔跑踢球。他今天不打算和好朋友维嘉、李清他们玩儿了,他觉得他俩不够意思。

  于涵的家在獐子河北岸的土楼子村。他出生还不到一岁,母亲就因病去世了。于涵今年七岁,再开学就上小学二年级了。这些年,他一直是由奶奶带着的。于涵的爸爸常年在外打工,他们祖孙俩在家相依为命。

  【二】

  春天的时候,河岸上的小草绿油油的。奶奶经常拎着竹筐蹲在草甸子上挖野菜,于涵在草丛中耍着欢儿地玩儿,捉扁落勾,趟蚂蚱,粘蜻蜓……

  有一回,于涵和维嘉、李清他们一帮小伙伴去村边的獐子河野浴,奶奶不知怎么知道了,拿着一根大棍子追得于涵院里院外哭着来回跑,可奶奶仍然不依不饶。后来邻居的李婶出来苦口相劝,这件事情才算罢了。

  那天晚上,奶奶坐在灯下哭了,哭得很伤心。于涵悄悄坐在奶奶面前,给奶奶轻轻擦着眼泪,“奶奶,我再也不去河里玩儿了!不惹你生气了!”

  奶奶搂着于涵,“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,奶奶可怎么办啊?!”

  经历了这件事儿,于涵似乎长大了。

  【三】

  去年九月,于涵上小学了,他穿着奶奶给他买的新衣服,背着奶奶给他买的新书包。

  于涵学习很用功,考试成绩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。

  维嘉和李清是两个“淘气包”,他俩不用心学习,好动,好大闹。不过,他俩可是于涵的好朋友。有时他俩遇到难题不会了,于涵就耐心地给他俩讲解,并告诉他俩上课要注意听讲。没过多久,维嘉和李清的学习成绩也跟上来了。

  有一天,班级召开家长会,老师让学生介绍自己的家长。同学们逐一介绍来开会的爸爸或者妈妈。轮到于涵介绍时,他红着脸小声说:“我奶奶感冒生病了,我们家没有家长来开会。”

  坐在他旁边的一位男同学突然插了一句:“他没有妈!”

 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,立刻引得课堂一片骚动。于涵转过头来,冲着那位男同学大声喊道:“不许你胡说!”眼泪霎时顺着他涨红的小脸流了下来。他背起书包,任凭老师和同学们怎样阻拦,他都不管不顾,他发疯似地跑出教室,跑向脉脉流淌着的獐子河边。

  于涵坐在岸边的草坡上,积压心头深深的伤痛,失声大哭起来。他想爸爸,他更想妈妈!他是在奶奶给他的照片上认识妈妈的。假如妈妈现在还活着,该多好啊!他可以像其他同学那样,跟妈妈撒娇,跟妈妈耍鬼脸,还可以跟妈妈去镇上买东西……学校开家长会也不用奶奶来了。奶奶岁数大了,经常感冒生病,妈妈来开家长会多好!他会把优异的考试成绩汇报给妈妈,然后看着妈妈甜美的微笑。但,这些是不可能的了。

  于涵伤心地擦着眼泪,正想往家走。忽然,身后传来了维嘉和李清的喊声:“于涵!于涵!等等!”

  维嘉和李清“呼哧、呼哧”地跑到了于涵的跟前。“我们把那小子教训了一顿!”他俩告诉于涵,刚才在放学的路上,他俩把那个“生事”的男同学给揍哭了。

  不知为什么,于涵觉得维嘉和李清特够意思,他的心里很解气。

  【四】

  奶奶的感冒很快就好了。

  这天中午放学,奶奶领着于涵去学校旁边的一家馄饨铺吃馄饨。自从于涵上学以来,每天中午,无论风雨雪霜,奶奶都步行二里来地,从土楼子村的家里来到镇上的小学,接于涵吃中午饭。

  奶奶给于涵点了一碗馄饨和一张烙饼。于涵让奶奶也点些吃的,奶奶说她不饿。

  服务员把食物端上来,不大的工夫,于涵就吃完了,剩了半碗馄饨汤。

  奶奶说她刚才走路累了,让于涵自己先回学校,于涵起身说了声“奶奶再见”就回学校了。

  于涵走进学校大门,值周的同学问他为什么只穿校服裤子,没穿上衣?按照学校规定,上学时要穿整套校服的。于涵这才想起刚才吃馄饨时出汗,把衣服脱下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,回校时忘穿了。

  他急忙转身跑向馄饨铺,打算取回落下的校服。就在推开馄饨铺门的一刹那,他一下子愣住了——

  奶奶正就着饽饽,喝着他刚刚剩下的那半碗馄饨汤,桌子上有一个塑料袋,里面还有一个没来得急吃的饽饽。于涵全明白了,那两个饽饽是奶奶从家里带来的。他忙退出屋外,靠着墙,眨着一双泪眼。

  奶奶吃完了,她拿着于涵落下的校服,走出饭店,于涵擦把眼泪迎了上去。

  “看你毛手毛脚的,给!把校服穿上!”奶奶说着把校服递给于涵。

  于涵接过校服,“奶奶你回家吧,我回学校了!”他怕奶奶看见他的眼泪,飞也似地奔学校跑去了。

  “慢点儿!”奶奶在后头大声叮嘱着。

  【五】

  转眼,六一儿童节到了,学校组织师生去省城的皇陵公园游玩。

  这天一大早,奶奶就起床了,他给于涵煮了三个鸡蛋,又把昨天从镇里超市买来的五香鸡腿、糕点、水果等吃的喝的装了一兜子,临了又给于涵十块钱,叫他看着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于涵穿着奶奶给他买的新旅游鞋,配上那套洗得干干净净的校服,特带派!

  祖孙两个乐乐呵呵地来到学校。奶奶看着于涵上了旅游大客车,她站在于涵座位的车窗下,不时向于涵打着招呼,千叮咛万嘱咐地说着:“一定听老师的话!注意安全!”

  “放心吧!奶奶。”于涵隔着车窗向奶奶连说带摆着手。

  旅游车启动了,家长和车上的孩子们相互摆手话别,有的家长跟随慢慢行进的汽车小跑着,再见着。

  奶奶坐在校门口不远处的一个石椅上,望着渐渐散去的家长,忽然后悔起来。怎么没多给孙子些零花钱,就给他十块钱,十块钱能买什么呀!

  奶奶回到家里,坐在门口的老槐树下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西阳快落山了,家家的炊烟已开始在屋檐上袅袅飘散着;老槐树沉寂静穆,披着重重的夕红。维嘉的妈妈来到老槐树下,告诉于涵的奶奶,她去学校把游玩回来的孩子们接回来,不用奶奶再跑一趟了。

  奶奶高兴地应允着。维嘉、李清和于涵,他们几家是多年的老邻居,住在村里几十年了,平时几家人经常走动,相互间照应。维嘉妈提出接孩子们回家,奶奶十个头儿的放心。

  看着维嘉妈出了村口,奶奶赶紧回屋为孙子准备晚饭,不大工夫,晚饭就准备好了。她又出门来到院外,坐在老槐树下,她在等着孙子游玩回来。看着出来进去、来来往往的邻居,她不时地打着招呼。

  一阵说笑声从不远处的村口小道儿传来。奶奶站起身,见她的孙子于涵和维嘉、李清连蹦带跳地正往这边走,后面跟着维嘉的妈妈。

  “奶奶!”于涵见奶奶正站在老槐树下看着他们,连忙跑了过来,拉起奶奶的手。其他人走过来和奶奶打过招呼,就各自回家了。

  “钱够花没?”奶奶拉于涵坐下,心急地问。

  于涵从兜里掏出那张十元钱,递给奶奶,“我没花!”

  “这孩子,怎么没买点啥?”

  “吃的喝的你都准备好了,公园参观门票学校之前统一收钱买的,其他没什么可花的了!”于涵看着奶奶,呵呵笑着。

  “这孩子!从小就知道会过日子!”奶奶用食指轻轻点了一下于涵的小脑门,会心地笑了。

  【六】

  时间真快,一晃儿,学校放暑假了。

  夏日的田野,浓浓绿意。村里村外的果树和庄稼,茂盛茁壮。河岸边,绿坡上,于涵他们几个小伙伴的身影映照在烈日下,辉映在夕阳里。

  三个小伙伴每天写完作业,就在一起玩耍,踢球,逮扁落勾,玩星球大战游戏,那才叫乐呢!

  可是昨天上午,发生了一件令于涵十分伤心的事情。上午十点多钟,于涵正在家的院子里压井打水,准备浇他前几天栽的那几棵癞瓜秧。奶奶早上去镇上卖青菜和鸡蛋,还没回来。

  维嘉和李清推开院门走进来,他们说他们的妈妈去镇上联系补课班去了,打算让他俩在假期补习功课。维嘉和李清希望于涵也和他们一起去镇上补课。

  于涵松开手里握着的井把,挠着脑袋想了想,晃着头说:“你俩去吧,我不补了。”

  于涵的话让这两个小伙伴很失望。维嘉当时就动了气,和于涵吵了起来。

  “咱仨是哥们不?”

  “是啊!”

  “是哥们你为啥不去?”

  于涵说:“这是两回事。我在家自己学就可以了,大部分题我都会做。”于涵合计着奶奶卖青菜和鸡蛋,换回的几个钱不容易;爸爸邮回来的钱奶奶不舍得花,说是给他念大学时交学费,都存着呢。

  维嘉和李清见于涵不想和他们一起去,生气了,“你是不是嫌弃我们,认为我们笨?”

  “我没说你俩笨!”于涵申辩着。

  “你就是这么想的!你不去补课,我们就不和你好了!”

  “不和我好了?那你俩走吧!”于涵动了气。

  维嘉和李清见于涵在撵他们,火腾地上来了,“别人再欺负你没妈,我们再也不管了!”

  “我有妈!我有!”于涵大声喊着。

  维嘉和李清出了于涵家的院子。于涵坐在地上“呜呜”哭了起来……

  【七】

  现在,于涵坐在门口的老槐树下,看着维嘉和李清他们踢足球,可他心里的疙瘩依旧没有解开。虽然维嘉和李清的妈妈昨晚带着他们来家里道歉了,奶奶说没关系,又说于涵也不对,不应该撵小哥俩儿。奶奶劝着维嘉和李清的妈妈,“他们小孩子的勾当,不用着急,能因为一句话就不是多年的好邻居啦?孩子们就不是好伙伴啦?”

  维嘉和李清的妈妈气的当着奶奶面还打了他们孩子几下,奶奶赶忙上前给拉开了。奶奶让于涵向维嘉和李清承认了错。在大人们的说和下,小哥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拉了拉手,表示和好。

  于涵觉得他们是好哥们,吵架可以,但是千不该拿“他的妈妈”说事儿。

  这会儿,不知是谁一脚把足球踢了过来,球慢慢地骨碌到于涵的脚下。

  “于涵,把球踢过来!你也来呀,一起踢球!”维嘉和李清冲于涵大喊着,其他小伙伴也跟着喊着。

  这两个家伙,真是哥们!看出我不高兴了,又喊我踢球!于涵心里想着,站起身来,一脚把球踢了出去,随后跑过去加入了小伙伴的踢球队伍。

  “你小子,我说你离不开我们吧!”维嘉冲着跑过来的于涵大声说道。

  李清过来抱起于涵转了起来,直转得两人一起倒在了草地上。两人趴着不起来,哈哈大笑着。

  “没我,你俩能踢进球?”于涵躺在地上来了一句调侃,惹得三个小伙伴又是一阵开心的大笑。

  发小啊!就是童小无猜。

  【八】

  傍晚,在外边玩了一天的于涵像泥猴儿似地跑回家来,推开家门,见炕桌上摆着一盘还冒着热乎气儿的饺子,随手拿起一个放到嘴里,“真好吃!”

  “小泥猴,不洗手就吃!赶紧洗身子,太脏啦!”奶奶跟进屋来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耳朵。于涵回头向奶奶做了个鬼脸,跑堂屋洗身子去了。

  晚上,于涵写完作业,钻进了奶奶铺好的被窝。

  月光透过窗户,散落在屋里,灰蒙蒙的。忽然,于涵光着膀子、穿着裤衩从被窝里钻出来,他凑近躺在炕梢的奶奶耳边,小声地说:“我偷偷叫你一声妈妈可以吗?”


文章分类: 微小说精品
分享到: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联盟推荐
 
 

中国朗诵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