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小说——重生 第五章【文/此生如梦】
 二维码 6073
发表时间:2017-09-12 22:22来源:作者原创网址:http://www.fwjt.cn.com

  小艳回到家,村里的李阿姨在她们家,母亲正伤心地擦着眼泪。看来她们又提起姐姐了,只有提到姐姐时,母亲才会如此伤心。“妈妈,姐姐的死到底是她命中注定呢,还是因为你们做父母的目光短浅呢?我早就跟您说了,让姐姐去打工你会后悔的,可是您就是不听,现在再伤心她还能回来吗?”小艳心里只能这样想,却不能说出来,她怎么能在这时在母亲的伤口上撒盐呢。

  “如果知道会这样,就算是去背金子回来也不会让她去呀!”母亲哭着说,她已经哭了好几个月了,几个月里她的头发白了许多,四十岁的人已经是六十岁的面容了。世间的很多事就是这样折磨人,不是每一个迈出去的步子都可以收回来的。

 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去了就去了,你再难过,她也回不来。”李阿姨说,“还好,你还有小艳和小白,只当是少生了她吧!她也是命中注定呀,你少想点。你看在她出事前你们家不是进了一条蛇吗,早在那个时候,她的命已经被阎王盯上了。给你说吧,我家一亲戚,跟你家一模一样,刚在家中发现一条蛇没多久,他家11岁的儿子也被河水淹死了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!”

  “命中注定?这在以前我看来是一个很可笑的词,觉得它不过是失败者为自己找的最好借口罢了。可是当身边发生那么多事后,我不再这么认为了,有些事也许是旁观者无法体会的。”小艳凝神地想着,她的同学小丽叫了她几声才听见,“小丽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是来请你参加我的生日派对的。”

  “是吗,哪天是你生日,都有哪些人?”

  “后天,人嘛,可多了,张文,王欢他们都会去的。”

  “好,后天我一定来。”

  “嗯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送你吧。”

  她们走到小店门口,小丽去买了两包零食,可卖东西的大娘却不收她的钱,说既然是小艳的朋友就算了,小丽硬把钱塞给了她。然后悄悄问:“她是你家亲戚吗?”

  “不是啊!”

  “那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觉得大家对我都挺好的。”小艳如此回答着,心里却在问,她真的对我很好吗?

  小丽生日这天,来了很多同学,可是男生却只有张锴一个。大家都用别样的眼神看着他们俩,张锴连忙说:“你们别这样看我啊,我要是知道没别的男生绝对不会来的。”王丽也解释道:“我请了好多男生的,可是他们都没来,你们可别想多了啊!”

  “真的吗?”大家问,小艳却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张锴,张锴想要给她解释,可大家并不知道他跟小艳的关系,也不能让大家知道,毕竟他们都还太小,谈到恋爱这方面不太好意思。可是看得出王丽是真的喜欢张锴。

  新学期开始后,小锴跟小艳没有任何进展,而且小艳甚至不想再有进展,她不想每天按部就班地只是重来一次,她得重新活过,这也意味着,当年那个好孩子是不复存在的,现在这个将是人们心目中的滥人一个,这样的话,张锴又怎么可能跟她顺利发展下去呢。她在等待着时机,等着报复的时机。

  星期二下午有一节体育课,同学们都去操场上排队了,小艳却依然坐在教室里看自己喜欢的书。有同学向老师举报她没在,老师便派人来教室叫她,可连着叫了两次,她依然没有出去。下一节课到了,小艳等着老师的发威。杨老师终于还是开口了,她说:“王小艳,别以为你学习好就可以不守规矩,再这样下去,我会跟对待别的同学一样惩罚你,你信不信?”

  “杨老师,我完全相信你说的话,可是我跟别的同学一样,你可以任意打骂。”这像个孩子说的话吗,所有孩子见到杨老师可都是像老鼠遇见猫一般的,而事实上小艳并不是个孩子。

  “别以为我就不敢打你了。”杨老师生气地提着教鞭冲了下来,那感觉如《三国》里面提着青龙偃月刀要去杀人的吕布一样勇猛吓人。当她的一棍子落下去时,小艳的同桌王宏站起来替她挡住了,“杨老师,再怎样,她只是个女生,而且是天才,没有哪个老师打过她的。”

  “滚开,不然连你一起打!”她此时像一只乱咬人的疯狗(这样的形容对于人民教师来说很不尊敬,可是对于这样的老师,应该不为过分)一般,王宏没让就连王宏一起抽打起来。当棍子落在小艳身上时,她又想起在宴席上杨老师那魔鬼一般的脸和刺耳可以杀死人的话语,她伸手把棍子从老师手中夺了过来折成两断。杨老师脸变得铁青,直出门去,所有同学一言不发地盯着王小艳,“看什么看,看书啊!”她吼道,泪水在眼里打转。

  下课后,她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,校长疾言厉色道:“你这学生怎么回事!……”“让我来问她吧,校长。”曾经教过她的王老师把她叫到了身边:“孩子,你是怎么了,最近老是听到老师们说你不乖。”王老师曾对长大后的王小艳说过,大家都是普通人,圣人只有一个,而在小艳眼里,王老师就是圣人,她不会像别人那样戴着有色眼镜、恃强凌弱、见风使舵。一看到王老师,她便泪流满面起来,只是埋着头,一言不发。“你哭什么,你刚刚不是很厉害吗,现在又可怜给谁看,我把你怎么了吗?”杨老师气急败坏地推拉着她的胳膊,她有些稳不住脚,身子跟着转了个角度。“杨梅,你够了,这样吓着孩子!”王老师护着小艳说。

  “校长,你要怎么处置,我悉听尊便。”王小艳说完跑出了办公室,眼泪像泉水一样涌着。张锴在远处无奈地看着她,他完全不明白一个如此柔弱的人为什么就是要这样跟老师作对。而办公室的老师们对她的行为纷纷议论着,通过王老师不断的求情,校长决定暂时不对她做出处分。

  第二天,杨老师特别在教室的墙角处安放了一张桌子,说是这样特殊的学生就该在特殊的位置上。小艳本是面对着老师坐着的,可是为了赌气,也因为她是真的不想看到杨老师这张金狮猴般讨厌的脸,就背对着老师坐在那里,脸对着墙,而不是黑板。她打开一本书放在桌上,眼睛直盯着书,心里却想着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的。而至此以后,跟她说话的就只有那么一两个人了,张锴也只是时常远远地看着她,倒不是像别的同学那样认为她是坏学生或者觉得她是个难相处的人,只是他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好。他时常拿起小艳折的星星看,多少他觉得小艳跟同学们不一样,可就是想不清楚,为什么这么不一样。

  这一天下午,小菊到小艳家来玩,她们一起看电视,电视里姐妹两个正在吵架,哭得唏哩哗啦的,小艳也感动得直流泪,她不喜欢别人看到她流泪,可她越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住,“你别笑话我啊,这电视太感人了。”她强颜欢笑地擦着眼泪,小菊问:“你是不是想你姐姐了?”

  “没有,我姐姐已经去了那么多年了,怎么可能那么想她!”

  “才一年啊,你一定是想到她了。”

  小艳这才记起在这里姐姐不过只去了一年,“哦,”她连忙说,“也许吧!”

  “说起来,你姐姐的死与我也有点关系,你恨我吗?”

  “不恨,曾经我姐的好姐妹也责备过我,说我姐是你姐害死的,如果不是你姐来约她打工她就不会死了,为什么我还跟你好。可是我无法有跟她同样的想法,如果要恨你,倒不如先恨死我自己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当初是我跑去那么远把她叫回来的。”

  “可是我记得你当时很反对去的,后来你怎么又会去喊呢?”

  这完全是两个不同时间的事,小艳不想再解释,便只专心看起电视来。电视里面姐姐问妹妹“我做错了这么多对不起你的事,你为什么还要帮我?”,妹妹回答“因为你是我的姐妹!”小艳再次强忍着泪花,可最后还是大颗地落了出来,小菊却只是安静地看着,没像她有如此多的泪水,她在心里问:到底是真的想姐姐了,还是天生就容易被感动?像她这样一个爱哭的人怎么去报复别人,怎么去打击那些曾打击过自己的人?

  星期五,杨老师的课,班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被打了手心,气的气,哭的哭,小艳指责老师说:“回家才几个小时你就让大家写完一个学期才学完的字,还一个字一排,老师,就算给你写你也写不完吧?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,让你写了吗,关你什么事!”

  “我是看不下去了,你让你儿子写这么多试试,看写到几点,看手会不会酸,看看你会不会心疼!”

  “我还没儿子呢,有也让他一样写。”

  小艳忘了,她那个又胖又大又傻的儿子是七八年后的事,她现在怎么可能知道呢?

  【待续】

文章分类: 小说精品
分享到:
全部评论(1条)
希望 [游客] 2017-09-15
老师做成这样,让人寒心
联盟推荐
 
 

中国朗诵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