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盟简介音画制作 微信平台
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馄饨与金牌的故事 作者:彭则鹏

 二维码 2108
发表时间:2022-06-29 20:31作者:彭则鹏来源:作家联盟网址:http://zgzjlm.com

说起馄饨,想起了我的啟蒙教练朱仁祥。   

六二年,我初一,参加了全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,被武汉市新华路体育场业余体校的朱仁祥教练挑进了业校。   

朱指导那时刚从武汉体院毕业,江西人,年轻,帅气,弹跳力极好。我也想象他那样,体验跳远腾空时在空中飞翔的感觉!   

于是,我也练了跳远。   

朱指导训练很凶,总是瞪着眼睛。但平时对我们这些学生还不错,聊天时,问问吃些什么?睡觉怎么样?我如实回答。   

突然有一天,我练得晚,田径场只剩下了我,训练完,朱指导说到街对面的小店里吃碗馄饨,“味道不错呢!”   

的确,那馄饨真好吃,好像就是这篇文中说的那种南京馄饨,一个个馄饨柔软地飘在带虾皮的琥珀色汤里,小勺送进嘴里,那鲜、香、滑.....!   

嘿!   

令人高兴的是,此后,每次训练完,朱指导都会留下我(有时也会还有一两个学生),带我(们)去吃馄饨。武汉很多时候下雨,他还会撑把伞送我过去。   

朱指导从来都只坐在边上,聊聊天,或者唠叨训练的事儿,直至吃完送我们走。这时候的他特别温暖。   

我是我们这批学生中吃馄饨最久的。我没问过为什么,也没听过谁说什么,反正就这么美美地吃下去。   

朱指导训练很严格,动作一定要百分百地准确,我练的是跳远,成百上千次地重复起跳摆腿动作,烦得不想练....朱指导很凶:再这样,别来练了!!   

我想,不练就不练,就不去体校了。结果他又找人叫我回去,回去是免不了挨训的,但我心里还是願意跟他训练,当然也喜欢他带着我们去吃馄饨的那种温暖的样子。   

起起伏伏跟他练了快两年,直到我得了全国少年冠军,进了国家队。去北京那天,他收走了我的那枚小小的少年金牌,说是拿全运会金牌后再还我.....   

文革打破了我的梦,我虽然也得过各种各样的金银奖牌,但终于没拿到他想看到的那枚全运会金牌。

好多年后,他把那枚少年金牌还给了我。那枚不起眼的小奖牌混在一堆牌子中,终于都不知被扔到哪里去了!   

但那馄饨的味道,我却忘不了!   

直到我当了体育报记者后,提起这件事,朱指导对我说:“那时问你吃什么,你常说今天吃的是醃菜,小孩子正长身体,训练怎能没有营养?!那时,体校有对重点学生的补助政策,我就为你申请了补助,一次训练一角二分,刚好吃碗馄饨。我得保证这营养一定得吃到你的肚子里。”   

看到这篇馄饨文章,就又感受到小店馄饨的鲜香滑,又看到朱指导坐在旁边看我吃馄饨的笑咪咪的样子!


彭则鹏:女,湖北武汉人,专业田径运动员出身,在国家田径队10年。退役后先后任广州某医院病理解剖技师、中国体育报记者。退休后来美国。寓居旧金山湾区Newark。

文章分类: 散文随笔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