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跨越时空的爱 【文/凤雏生】

 二維碼 422
發表時間:2015-09-08 10:32作者:凤雏生來源:中国作家联盟網址:http://中国作家联盟.com

  清晨的云梦山,峰峦叠嶂、云雾缭绕、泉溪潺潺、鸟语花香、苍松翠柏间曲径通幽、忽隐忽现……云烟亭位于鬼谷洞左侧不远处一块平坦巨石之上,此时身着白色长衫的子虚正坐在亭中抚动着琴弦,眉头微皱俯看着霭霭雾气的深谷。琴声悠远,似行云流水一般,到了激昂处又宛若飞瀑直下有一泻千里之势,回荡在山谷之间。

  

  从小径幽处走来一手拿白缎披风的粉衣女子,只见她粉腮杏眼、黛眉如烟、体态婀娜身姿绰约,微风中衣袂飘飘,在这青山绿水之中,就如同那瑶池仙子下落凡间。

  

  女子走进亭中,伸手将披风小心翼翼地披在子虚身上。琴声停止,子虚回转身来柔情看着她说到:“若兰,你来了。”

  

  “哥哥,是禅儿告诉我,说你在云烟亭。”若兰微笑着说。

  

  “禅儿呢?”

  

  “在练功呢。”若兰甜甜地回答,站在身边怜爱地抚摸着他黑亮的长发。

  

  “呵呵……这孩子欲发勤奋了,禅儿以后会有大作为。”子虚俊朗的脸上显得很开心,他攥住了若兰白嫩的双手接着说:“若兰,自周平王东迁,我们隐居云梦山已经很久了。我早已不问世事,只是会时常觉得空负了我一身本领,幸好我在洞穴之中拣到了以虎奶为食的禅儿,并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。他天资聪慧、悟性极高,日后必成大器。”

  

  “是的哥哥。别看禅儿平时贪玩儿了些,其实他学东西很快。”若兰笑道。

  

  “一晃就十九年了,时间可真快……”子虚长嘘了一口气,似在自言自语地说。此刻,他又想起当年他遇到禅儿的那一幕……

  

  江子虚本是周平王的师傅,此人学知古今,通天彻地、无所不能无所不会,被平王尊为尚父,是一个极其神秘的人物。若兰的父亲就是子虚的师傅,至于江子虚师从何处、师傅姓者名谁,这些皆不为世人所知。因厌倦尘世间繁琐嘈杂的生活,在平王东迁后,他便携心爱的若兰妹妹隐居于云梦山蝶隐居,从此不问世事潜心修道。

  

  某日,子虚四处采药。在途中偶遇一山洞,只见山洞幽深开阔,在洞口周围遍布奇花异草,空中还有一股祥瑞之气笼照四周,不由好奇地驻足观望。当他信步走进洞中,却为眼前的景像大吃一惊。一小片松软的干草上面躺着个刚出生不久身上还血迹未干的婴儿,婴儿旁边正卧着一头斑斓猛虎在给他喂奶。在洞内一侧停着一具女尸,可能是因为里面空气湿冷的缘故,尸体并没有腐烂。女尸身旁还有一个竹栏,里面放着一封血书。

  

  原来,这个女子是当地大富豪王员外的独生女儿,王小姐长得楚楚动人、貌美如花,十六岁时父亲南下向楚国王公贵族求亲。因路途遥远,当楚国贵族答应了亲事,王员外高兴而回时,前后已过了大概两年时间。等他回到家中才发现,此时王小姐已是身怀六甲。问其原因,说是因误食河中谷穗而致,(野史记载王小姐是与下人私通才有孕在身,这里不加详述。)王员外恼羞成怒将其赶出家门。可怜的王小姐四处流浪、举目无亲,当她行至鬼谷突觉腹中绞痛、天旋地转。她自知孩子马上就要出生,于是挣扎着找到这处山洞,生下这个男婴;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写了这封血书,信上说明了孩子身世,以及对收养之人的感激。此处人迹罕至,机缘巧合的是,这只猛虎刚刚丧失幼崽不久,在洞穴中见到孩子竟起了怜悯之心,一天到晚不间断地给孩子喂奶。

  

  猛虎似乎并没有因为子虚地闯入而恐慌,子虚有驱鬼神之术,区区虎豹根本伤他不得。只是让子虚吃惊的是,猛虎竟然会有这等慈悲之心。他走近前去,发现这孩子相貌非凡、根骨奇佳、绝不同于普通凡夫俗子,如能加以训教,将来必成圣人之举。

  

  “虎儿莫怕,你我同住云梦山也算得上是邻居,我无心加害与你。此乃将来天下济世之圣贤,我欲收他为徒,你看如何?”江子虚朗声道。

  

  猛虎似乎懂又似乎不懂,转头看看正在吃奶的孩子,看起来好像很不情愿。

  

  “你我也是有缘。我见你颇有悟性,不如作我坐下脚力闲来可以参禅悟道,还能与他长相厮守,岂不美哉!”子虚指着孩子接着说道。

  

  要说这虎儿还真是有灵性,听了子虚的话后它竟立起身来到子虚近前,温顺地趴了下来。子虚在洞口不远处选了块洼地将女尸掩埋后,抱着孩子跨着虎儿回到蝶隐居。

  

  子虚给孩子取名王禅、又名王诩。江子虚对禅儿疼爱有加、倾尽所学,若兰对其更是视如己出。王禅虽是贪玩儿但对师父所教领悟极快,常能举一反三,因此深得子虚得器重。再说那虎儿,自从做了子虚坐骑整日听主人讲经论道,天长日久就欲多了些灵性。闲暇之时还经常和禅儿嘻戏玩耍,日子过得倒也悠然自得。

  

  ……

  

  “若兰,昨天楚国公子允来过……”子虚拦着若兰的腰说道。

  

  “是想让你出山吧,哥哥想去吗?”若兰靠了靠身子顺势斜坐在他的腿上。

  

  “呵呵……”子虚淡然一笑,说道:“不用说他一个小小楚国,就是整个天下我江子虚都不希罕。只要能和若兰妹妹长相厮守,愚愿足矣!”听了子虚的慷慨陈词,若兰粉腮泛红情不自禁地依偎在他的怀里。

  

  “若兰,我是想让禅儿下山。我已经将平生所学都教给了他,剩下就靠他的悟性了。而今天下,七雄争霸、乱成一团,此时下山对禅儿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。唉!就是有着诸多不舍阿……”子虚把想法告诉了若兰。

  

  “哥哥说得对,不过禅儿跟了我们整整十九年,突然就这么离我们而去……哥哥,好舍不得他。”若兰听说子虚让王禅下山,心中也很是不舍。

  

  说话间只见一俊美少年从林间跨虎而来,少年手持宝剑、穿短打青衣、披一紫红色的斗蓬,衣带丝绦随风飘起,样子很是威风。若兰起身将琴装进盒子,款款立于子虚一旁。不多时少年已来到二人面前,跳下来俯身便拜。

  

  “禅儿,起来说话吧,都自家人莫要那么多礼数。”若兰疼爱地看着少年说道。

  

  “谢师父师娘!”禅儿站了起来。

  

  “禅儿,为师教你的《奇门遁甲》你学得怎么样了?”子虚问。

  

  “回禀师父,徒儿已经牢记在心。”王禅毕恭毕敬地回答着。

  

  “好,禅儿,现在天下大乱、七雄争霸,此正是你建功立业得大好时机。为师要你明天就下山去闯荡一番,你看如何?”子虚说道。

  

  “徒儿谨遵师命,只是徒儿下山后,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二老……”说着王禅面露悲戚之色。

  

  “有缘自会相见,禅儿此番下山磨难颇多,要修心养性把握时机、切忌心浮其燥、凡事顺其自然,如此日后必成大事。”子虚道。

  

  “弟子谨遵师命!”

  

  ……

  

  次日天光放亮,王禅辞别子虚若兰独自下山而去。

  

  .......

  

  江子虚虽不问世事,但师徒情份多年,王禅下山后他多少有些黯然神伤。

  

  时已然日上三杆,子虚端坐正厅,品着若兰刚用山泉水沏好的茶。忽听门外有吵闹之声,子虚不禁微皱眉头,少倾童儿来报:“师尊,门外是渺渺真人和茫茫大师不知因何事吵了起来。”子虚闻言笑了笑,说:“呵呵,这两个老怪物可是好久没来我蝶隐居了。”

  

  “我说师弟你如今好大架子,我们大老远地来了也不出门迎接?”子虚话音刚落,两人已经嚷着进入厅堂之中。只见两人一僧一道、一胖一瘦、仙风道骨、风神迥异,正是渺渺真人和茫茫大师。

  

  “你们这两个老怪物不在终南山老实呆着,来我蝶隐居作甚?”子虚笑着寒喧道。

  

  “我和你渺渺师兄从大荒山而来,特地来看看师弟跟师妹。”茫茫腆着肚子笑呵呵地说。

  

  “两位师兄去大荒山做甚?”子虚问到。

  

  “我们在那里发现了女娲补天时所遗弃的一块五彩灵石,此物吸取日月之精华已有些灵气,再过些许时日便可渡它修成正道。”渺渺说道。

  

  “喔……”

  

  说话间若兰端着茶水从内室走来。

  

  “哎呀,我说小师妹可是越来越水灵啦,呵呵……师弟呀,就是如来佛祖也没你过得舒坦。”茫茫盯着若兰打趣地说。

  

  “哈哈……就是、就是……”渺渺大笑附和着。

  

  若兰见了礼,将杯子摆在桌上倒着茶水。

  

  “你们这两个老怪物就这德性还想着渡人?先渡好你们自己吧。”子虚白了他们一眼,笑着继续说:“对了,刚才你们在门外吵什么?”

  

  ……

  

  大家坐下后,渺渺和茫茫说起在路上所经历的一件事情。途中,两人曾救过一个名叫荷花的女子。荷花年方十八,与本村的柳生青梅竹马、情投意合。因嫌柳生家境贫寒,荷花的父母硬是把她许配给本村谢员外家的大公子。无耐之下荷花在树林中选择殉情,却被路过的渺渺真人和茫茫大师救下。茫茫要帮荷花嫁给柳生,而渺渺却主张要她嫁给谢公子。在茫茫的帮助下荷花最终如愿,与心爱的柳生结为夫妻。可是,当真正和柳生生活了一段时间后,荷花却开始后悔了。柳生家徒四壁,和他一起生活举步维艰,日子到了紧巴处竟然连肚子都难填饱。荷花很后悔当初不听父母之命没有嫁给谢公子,而现在什么都晚了,又没脸再回父母家,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。最终,还是跳了河。渺渺为此说茫茫救人反倒害人,茫茫觉得委屈和渺渺吵起来,结果就一直吵到蝶隐居。

  

  “其实这件事情不怪两位师兄,怪只怪那个荷花用情不专、嫌贫爱富。”子虚听完他们讲述后评判着。

  

  “哈哈……还是三师弟见解独到,哎呀——师妹,这茶真香!”茫茫听子虚如此说得意忘形起来。

  

  “去去去!”渺渺推了他一下而后转身正色对子虚说:“师弟,事实并不如你所说。”

  

  “愿闻其祥。”子虚抱了抱拳眉头微皱地说。

  

  “今天下纷争、士族官宦巧取豪夺、世风日下、民不聊生,致使七情六欲日盛,人心不古阿!”渺渺说道。

  

  “……”沉吟了片刻江子虚方才叹了口气道:“我等有通天彻地之术,如此说来岂不是连人心都摸不透了?”

  

  “既如渺渺这么说,要不我们一起去凡间走走?”茫茫看着渺渺会心地一笑。

  

  “喔……”子虚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,他大声冲他们俩喊着:“我说你们这两个老怪物怎么会有闲心来我蝶隐居,原是来套我。告诉你们,我江子虚别无所求,只要能和若兰长相厮守愚愿足矣!”

  

  “不瞒师弟,今纲常混乱、奸佞当道、人心贪婪、骄奢淫逸,想必师弟对此也和我们一样痛心疾首,我们想请师弟相助制定一套治世良策,不知师弟意下如何?”渺渺道出了此番来蝶隐居的真正原因。

  

  “那两位师兄需要子虚哥哥怎么做呢?”一直没有言语的若兰此时忍不住地问。

  

  “三师弟虽不问世事多年,然他与师妹相亲相爱、不离不弃实乃性情中人,所以我和茫茫想请你们去凡间游戏一场。不知师妹……”渺渺说道。

  

  “我与若兰虽久居深山,但能为天下苍生尽点绵薄之力倒也无妨。你们这两个老怪物,来我这就没什么好事!”子虚装作很不高兴的样子。

  

  “我一切都听子虚哥哥的,只是要去多久呢?”若兰问。

  

  “哈哈哈……不用多久,景幻仙姑前几日教了我一个口决,你们从梦中而去,盏茶时间便可回来。”茫茫笑着回答到。

  

  “此等刁虫小技还用跟景幻仙姑学?来吧……”说完,子虚便将若兰拥入怀中,闭上眼睛等待茫茫施法。

  

  ……

  

  茫茫低声念着口决,似是梵音子虚并听不懂。慢慢地子虚和若兰开始觉得恍惚,身体婉若在黑暗中漂浮一般。茫茫念完口决,又听渺渺念道:“梧桐花开,有凤来仪。西子湖畔,紫烟升起。梧桐花开,有凤……”黑暗中两个人手牵着手只感觉身体越来越轻、声音也渐行渐远……突然,不知哪里来的一股怪风,竟然分开子虚和弱兰握着的手,将两个人向不同的方向吹去……

  

  “哥哥、哥哥……”若兰一遍遍地呼喊着。

  

  “若兰、若兰……”子虚试图抓住她的手,可两个人越飘越远,最终淡出了彼此的视线……

  

  “若兰、若兰……”他不停得大声喊着。朦胧中感觉好像有人在推自己。

  

  “嗨、嗨,豪哥你怎么了?起来吃早点……”

  

  阿豪惊叫着猛地坐起身来,看到牟凯正在冲自己咧着嘴笑。

  

  窗外朝阳又起,一只鸦鹊正在随风摇摆的柳树上“嘎嘎”地叫个不停。

  

  “梧桐花开,有凤来仪。西子湖畔,紫烟升起……”阿豪不住地念叨着、念叨着………

   

   【编辑/疯浪子】寻找跨越时空的爱》一段沉寂千年的爱恋浮出水面,子虚与若兰,神仙眷侣隐居于山野之中,文中优美的风景让人神往,真挚的感情令人羡慕。本是平静的生活却也因两位师兄的施法而不再往复,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子虚与若兰不能再相见,这是留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,结尾处明显是现代世界,但却被人想起了千年前的那场恋爱。



文章分類: 传奇小说
分享到:
联盟推荐
 
 
ABUIABACGAAg7JGHuwUo0PDW5wMwuAM43AE

中国作家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