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风随笔——愿时光温柔对待我的家人【​文/王波 西安财经学院】

 二維碼 793
發表時間:2015-09-29 22:22作者:王力來源:中国作家联盟網址:http://中国作家联盟.com


窗外的汽车呼啸而过,人群络绎不绝的出了校门。不看我也知道,每日如此,在安静的午后,情侣们总是携手外出享受属于他们的盛宴。而我,或是漫不经心的浏览一些新闻网页,或是给我的植物们浇浇水,或是坐在阳台听着歌看着车来车往。似乎午后温柔的让人感觉那样冗长,让你觉得时间似乎就这样静止了,眼睛一闭好像很多年过去了,就一直保持着眼前这个场景过去了。

记得上次有这种感觉是上周回家了的时候,多想时间就此凝固了,躺在院子里看着蓝的天,白的云。看燕子高飞过我的头顶,听着似乎是夏日的鸟鸣,我的爷爷就坐在我的身旁吹着风,轮椅上我买的长寿花开的正艳,鲜红鲜红的。爷爷平静地坐着,听着奶奶和姑妈在厨房中拉着家常。恍惚之间觉得已经是暑假的时候了,不然我怎么会睡在院子里?多想这一刻的时间拉长,拉长到难以感到时间的流逝,最好时间就此停止,时钟永不转动,或者让我永远活在这一刻。又或者,是死在这一刻。这样我关于美好的记忆就是我还躺在院子里笑着,爷爷在我身旁静静的,家人欢闹着。天空的云却又缓缓飘过了,到了晚上我也做起了其他的梦。

每一次来到学校的时候我就在算着下一次回家的日子了,好在家和学校不是很远,只要没什么事,我每周都会回家。就像人们说的恋家的男人没出息,我就从来没有什么出息,也不会在意别人说些什么。我回家,自有我的理由。家里有我的爷爷奶奶,有着对我最深沉的爱。我永远无法割舍,我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长大的,至今想起来我的童年似乎都不怎么可以找到父母的影子,大概他们总在忙着生意、忙着生计。

我的记忆的开始是老房子里的一颗石榴树,似乎从那时候起我才开始有了一些对事物琐碎的记忆。记忆中,奶奶给我吃了一个甜石榴,什么味道早忘记了,不过肯定很甜。于是我吵闹着还要吃,爷爷就拉着我的手踱到了老房子,隐约记得后院里有一颗石榴树种在墙角,远远瞧见树顶上挂着一个红通通的石榴,还没吃到,似乎香甜的汁液早已漫过我的舌尖,也漫过了我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所有童年时光。

那时候的夏天奶奶总是摊凉皮,每次提到摊凉皮爷爷总是找出啤酒,每次我吃不下凉皮的时候总是蹭上几口爷爷的啤酒下肚。夏天的屋内总是闷热不堪的,那时候还买不起空调,夜里我们总是睡在房顶。爷爷说要带我去房顶睡觉,奶奶说我太小爬不了梯子,爷爷就在我下面护着我,我兴奋地一下子爬上滑溜溜的竹梯。我就躺在房顶,凉风习习,吹得人似乎忘记了一切。奶奶总是说那是“神风”,那时候我就在看着漫天的繁星,就去找哪个是北斗七星了。那时也曾天真的去找代表我的那颗星星,那时的我认为地上的每个人都对应着天上的每颗星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夜里起来撒尿的时候,爷爷奶奶总担心我迷迷糊糊的摔下去,总是在我起来的时候提醒我。也许是这缘故,我好好的长大了。而他们,却更老了。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爷爷就得了一种病了,身体每况愈下,一年一个样子。开始说不出话,走不了路。勉强嘴唇可以动动,我耳朵凑过去勉强可以知道爷爷在说什么,不过说的也只是简单的词语,句子说不了。这样,我就是爷爷的翻译了。爷爷走路走不了了,我就用围巾拉着他的腿,慢慢地挪步子。爷爷上厕所的时候蹲不下来,我就一直拉着他不让他摔倒,有一次我拉着他我自己却睡着了,让爷爷掉进了茅坑。现在想起来却是深深的自责。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,开始爷爷还能勉强坐着看电视,我推着他还可以到处走走。每一次病情加重我都以为这是最坏的结果了,从没想到病情只会越来越重。到现在,爷爷几乎整日躺在床上,偶尔出来晒晒太阳,肚子上插着尿管,触目惊心。瘦的皮包骨头,吃饭也只是勉强吃几口。以前和爷爷在轮椅上掰手腕的时候每一次都是爷爷赢,现在看着爷爷的胳膊细的像一根干柴。我再也不敢和爷爷掰手腕,我怕爷爷这次会输。

奶奶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给我做早餐,煎鸡蛋、煎火腿或者摊鸡蛋饼。记得一次我去附近的村子钓鱼,钓的起劲忘了早点回家,奶奶就一路找我过去,担心的快要哭出来。我的记忆里,奶奶总是在昏黄的厨房忙活着,做着油面馍,做着笼笼肉……而我就在屋后同样昏黄的灯下做着多的要死的练习题,慢慢长大着。一次奶奶劈柴,溅起的木柴打到眼睛,流出了血。我吓哭了,那是死一般的绝望,奶奶无助的像个孩子,奶奶抱着我说:“婆看不见了,看不见了。”从没见过奶奶这个样子,我嘶吼着涕泪交加。爷爷让给伯伯打电话,送了医院。后来,伤了的那只眼睛勉强可以看到,就这样奶奶还是给我做着我爱吃的美味,直到现在。慢慢我上了高中,回家的日子少了。每次离开家就分外想念奶奶做的美味,到了高三即使每周放半天假我也会回家呆上三四个小时。尝尝奶奶做的饭,看看我的爷爷。

一晃多少年过去了,高考完我选了西安上大学,心底是想去南方。可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,离我的亲人不远这比什么都重要。终于明天又可以回家了,我把我种的一盆植物带回去。我要给光秃秃的院子种上花,要让它们一直爬到房顶。要让它们茂盛地在窗台洒下斑驳的阳光,我就把爷爷放在阴凉下,轮椅上照旧摆上长寿花,再加上另一盆绿色。我和奶奶也坐着小凳子在阴凉下,喝着茶。就这样让他们听着我说话,算作对心灵一点微不足道的慰藉。

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,你该恳请时光温柔对待那些你爱的和爱你的人们。

【编辑/张浩】“家人”一个包涵爱意的词,赋有深深的爱意。让我慢慢的回忆起自己与家人的种种,有欢笑,有争吵,中途爱恨交织,但细细的品来,这何尝不都是一种爱呢?感谢作者,让我觉得我愧疚,让我忘记了常打电话给奶奶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
文章分類: 杂文随笔晨风文苑
分享到:
联盟推荐
 
 
ABUIABACGAAg7JGHuwUo0PDW5wMwuAM43AE

中国作家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