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风随笔——离歌【文/张奕 西安财经学院】

 二維碼 590
發表時間:2015-10-25 20:18作者:张奕來源:中国作家联盟網址:http://中国作家联盟.com

   太子丹疯了,昔日的贵雅风流,如今的癫狂似魔。我不顾宫人的逃散,拼命拨开人群,追问你的下落,太子丹笑的更加肆无忌惮.他凑在我耳边只说了两个字,我却仿佛用尽了全身气力去听,跌在破败的宫殿地面上。

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我击筑和着你的歌,悲怆而哀恸。曲终便隐入人群,不忍与你告别。

我起初是不屑与你交往的,早听说你为人狂妄肆意,却又不堪一击,被盖聂的眼神所摄便再也不敢踏入其的住处,这是我所不耻的虚伪做作。更听闻你找人假扮于 我,与你击筑习武,借我的名气引起太子的注意,便更让我不齿。然而樊将军逝去后,你在雪中站了一夜,萧索的身影让我有些不忍,那种绝望触动了我,忍不住接近你。

“随我到殿里去。”你依言而来。我开始击筑,虔诚而悲戚。你瞳仁里的惘然转为不解,忽的一亮随即肆意而舞。击筑而从传言变为了现实,一过后我明白自己已认定你为我的朋友,大抵是流言可畏,三人成虎罢,有这样执拗眼神与潇洒舞态的人,确实不像所传的龌龊小人,我高渐离只凭心结交知音。,

虽已成为太子的门客,你的房舍却仍旧破败,但内里有一种温馨之感,更有一套绣样精致的女子衣群,我心头一动,打趣你是否迎娶了新妇,你闪躲着告诉我这出自舍妹的心思。

“渐离若是能有妇如此,那可真是此生无憾了。”不知怎的,我有些唐突的开出了玩笑,对你的妹妹产生了极大的好奇。“舍妹已不在了。”我的笑意僵在嘴角,原来在雪中的那一夜,燕国失去樊将军的同时你也失去了唯一的妹妹。我心头压抑难言,再也无话。

你不再主动去找太子,反而多与我击筑习武,你的姿态轻婉矫健,却丝毫不显女气,我只在心里叹息。

在你离开燕国没多久,我在你留于我的箭鞘上发现荆珂二字,原以为是你的笔误,却越来越不安,想起与你在第一次太子会见远远见过一面,那双眼里只有兴奋和混浊,我奔于你的屋舍,只有那套女子衣裙。式样极简,装饰仅一字,“珂”。泪如滂沱,我疯了一样的向太子征询你的下落,最终只得来你的死讯,连尸体也被草草埋葬。

兄长因进言不当而害死将军,仓皇之下选择自刎,你担起了兄长的责任,放弃的不仅是衣裙,还有自己。

我起初不懂,难道仅有亲情的牵绊就能让你这样一个灵秀的女子放弃自己,忆起送别时你最后的回眸望向的人,我了然了,太子丹眼里桃花灼灼,原来他是一早就知道了,拥有这样身手与忠诚的死士独一无二,于是他用爱情束缚了你,而你甘之如饴,至于临行前的避不相见,是为了减少你内心的动摇,而我,大抵也只是朋友吧。

秦王统一六国,我被邀请于朝上击筑助乐,在击上秦皇的那一刻,我闭上双眼,比起身上的痛楚,心中却是异常的宁静,太子丹当日在我耳边的是“弃子”二字,他配不上你。在失去意识的瞬间我看见你含泪的双眸,含笑想拭去你的眼泪“阿珂,我亦是甘之如饴。”

“始皇喜其善击筑,重赦之,乃矅其目,使击筑,未尝不称善。稍益近之,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,复进得近,举筑扑秦皇帝,不中。于是,遂诛高渐离,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史记 .刺客传》


【编辑/张奕】荆轲,荆珂,一字之差,咫尺天涯。阿珂的一生为兄长而活,为燕国太子而活,独独忽略了自己然而她的意外驻足却成为了渐离眼里的傾城。离歌,离歌,不单诉情,更为离殇。未曾开始,已然决绝。




文章分類: 杂文随笔晨风文苑
分享到:
联盟推荐
 
 
ABUIABACGAAg7JGHuwUo0PDW5wMwuAM43AE

中国作家联盟入驻企鹅号,定时刊载文化新闻、优秀文学作品、朗诵音视频,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查看 >>